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返回

顶部

网站导航

基于基因组特征的治疗可改善生存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8

肺癌治疗传统上是根据肿瘤的组织学类型,而基于基因组特征的新疗法现已被证明能产生更好的生存。

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发表的肺癌突变联盟(LCMC)的研究显示:针对基因型治疗的患者与那些不针对基因型治疗的患者相比,生存期延长了一年以上。(JAMA. 2014;311:1988-206)

维克森林大学的医学博士Boris Pasche、北卡罗莱纳的Winston-Salem和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的医学、法学博士、工商管理学硕士Stefan C. Grant在一篇相关的社论中写道: “虽然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是将基因组医学纳入肺癌的研究和治疗中,至少标志着医学界开始关注肺癌以及其他肿瘤患者的结局”。

Pasche博士在医景肿瘤医疗中指出:使用靶向药物提高肺癌的生存在临床试验中很难获得证据,但目前的研究表明,这种方法不仅是可行的而且是成功的。实际上,这项研究预示着对各种各样肿瘤患者的新时代的管理模式的引进。

Pasche博士说:“在肿瘤学研究中我们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这项研究表明, 我们已经讨论了许多年的这种理论时刻已经到来”。

基因组学改善生存

由医学博士Mark G. Kris领导在LCMC的协助下的14临床中心的研究,即从纽约市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1007名转移性肺腺癌患者中检测10种致瘤驱动因子是否存在突变,然后根据结果选择针对驱动因子的药物。

此研究从2009年开始实施到2012年结束,共纳入733例患者,要求肿瘤患者检测的10种基因中至少有1个基因被测出有突变。而其他患者,主要原因是无法检测10种基因。

在接受完整基因检测的466名(64%)患者中发现有1种致瘤驱动因子突变,其中KRAS突变是最多见的,在182人(25%)中被检测出,其次是敏感性EGFR突变,在122人(17%)中被检测出和ALK重排在57人(8%)中被测出。

少见的驱动因子有其他的EGFR在29人(4%)中被测出,2个或更多的基因突变在24人(3%)中被测出;ERBB2(原名HER2)在19人(3%)中被测出;BRAF在16人(2%)中被测出,PIK3CA 在6人(< 1%)中被测出;MET扩增在5人(< 1%)中被测出, NRAS 在5人 (<1%) 中被测出,;MEK1在 1人(< 1%)中被测出。

这些结果被用来指导靶向治疗的选择。

总体而言,在938名有足够数据的患者中,中位生存时间为2.7年。接受针对致瘤驱动因子靶向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时间为3.5年,不接受针对致瘤驱动因子靶向治疗的患者, 中位生存时间为2.4年,无驱动因子检测的患者, 中位生存时间为2.1年(P < .001)。

在分出的不同驱动因子中,ALK阳性的肿瘤患者生存期最长(4.3年)。

早期在接受医景肿瘤医疗采访时,Dr. Kris说:“14个中心可以结合起来,互相帮助开发这样的基因测试的能力的同时,分享信息是重要的成果。

在一份声明中他说“这改变了我们治疗肺癌患者”。

Dr. Kris评论说: “过去,肺癌诊断单纯通过病理学家微观检测肿瘤组织来决定,每个患者接受相同的静脉化疗。但是现在,我们正通过发现肿瘤组织的基因改变,专门针对影响癌症的基因给药”。

在《医景医疗新闻》的采访中,主编Pasche博士强调,基因组学指导治疗的想法不再是一个理论——现在正被用于肿瘤的临床实践的多领域中。

他说:“我们已涉及到了这个领域,我们可以告诉患者以前从来没有的信息,这将给我们一个更好的猜测去为那些别无选择患者选择疗法”。比如,今天早上我正与化疗失败的三阴性乳癌患者讨论治疗策略。她有非常好的条件,有基因组检测,并且我们发现她有依维莫司针对的靶点, 依维莫司(Afinitor,诺华制药公司),一种被FDA批准的在其他疾病中应用的药物。对她的疾病来讲,这绝对是比任何形式的化疗都更好的选择”。

他说:“我们现在正处于通过研究肿瘤的基因特征给患者提供其他疗法的关键阶段。以前,我们不能承担起基因检测的费用,因为一个基因组的成本约一百万美元。现在肿瘤的基因检测低至900美元,并很可能会变得更便宜。有了这个检测,我们可以评估这种肿瘤与其他肿瘤和患者正常的DNA特征,这就是主要的变化”。

Pasche补充说:“Dr. Kris和他的同事们的研究是第一个证明复合基因检测是可行的研究。这不再是一个假设的概念,它的可行性被优美的显示出。”

他说:“然而,这种方法将需要调查人员、机构、资助机构和制药行业之间的协助 ”。

“Pasche指出:“传统上,在常见肿瘤如乳腺癌、结肠癌、肺癌中,你需要几百个患者就能做临床试验。而现在,我们必须确保患者都有相同类型的肿瘤,然后我们随机分配他们接受标准治疗加上一种新药或新药的组合”。

他说:“现在用这种方法获得这项研究的结果变得困难”。

Pasche说:“如果你接受这项研究结果,你就不能再做什么了,因为大部分(64%)的患者有突变,并且大多数人突变不同。即使是最大的机构, 如美国的斯隆-凯特琳和安德森这2大癌症中心,即使他们在一起合作,也将无法运行他们的研究”。

改变肿瘤临床试验的方式

Pasche博士预测,需要有多个机构与多种可用来做研究药物,来评估有突变患者的药物疗效。

“如果没有这样的合作,我们将只有少数患者,或病例报告,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进入下一个阶段,能够告诉目前难以治愈肿瘤患者(已经用尽了标准的化疗)靶向治疗也许是一个重要的选择,并且好过我们过去所做的治疗。可能在未来10年里,我们一直在做传统上视作为可笑的事。现在我们可以推测的更好, 给为什么我们给这些患者使用这些药物一个很好的理由”。

(编译 丁阳 刘爽 审校 金波)


448bd88bf83dbfe2d60492be5eb5270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