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返回

顶部

网站导航

北肿-228期(印刷版)-1.jpg

标准化摄取值可预测帕妥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的病理完全缓解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18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Connolly等报告的Ⅱ期研究TBCRC026显示,肿瘤最大标准化摄取值(SULmax)的早期变化可预测ER阴性、HER2阳性乳腺癌4周期帕妥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治疗(PT)的反应。一经优化,这种定量成像策略或有助于提供更个性化的靶向治疗方案。(J Clin Oncol. 2019年2月5日在线版 doi: 10.1200/JCO.2018.78.)

需要预测生物标志物来识别可从靶向治疗中获益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研究者假设18FDG-PET-CT校正瘦体重后,肿瘤SULmax的早期变化可预测新辅助帕妥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治疗的病理学完全缓解(pCR)。

Ⅱ/Ⅲ期、雌激素受体阴性、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接受4个周期的新辅助PT治疗。在基线和PT开始后15天(C1D15)进行18FDG-PET-CT扫描。要求80例可评价患者检验无效假设,即预测pCR的C1D15时SULmax变化百分比曲线下面积≤0.65,单侧检验Ⅰ类错误率为10%。

入组了88例女性(83例可评价),85%(75/88例)完成了所有4个周期的PT治疗。单纯帕妥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治疗后的pCR为34%。因曲线下面积为0.76,故拒绝无效假设。

在获得pCR和未获得pCR的患者间,观察到C1D15时SULmax的中位百分比降低存在显著差异(63.8% vs 33.5%;P<0.001),SULmax降幅≥40%者更常见(86% vs. 46%,P<0.001;阴性预测值为88%;阳性预测值为49%),C1D15 SULmax的中位百分比存在显著差异(1.6 vs. 3.9,P<0.001),C1D15 SULmax≤3的比例显著增高(93% vs. 38%,P<0.001;阴性预测值为94%;阳性预测值为55%)。

(编译 陆瑶)


448bd88bf83dbfe2d60492be5eb5270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