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返回

顶部

网站导航

250-251期(完成版)-1.jpg

ICI治疗后 超声中的心脏毒性标志或可鉴别心脏损伤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2-13

美国麻省总医院Neilan等报告的一项回顾性病例对照研究表明,与接受标准化疗后的情况相似,同一份超声心动图中的心脏毒性标志物也可分辨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治疗后的心脏损伤。在无心肌炎的连续测量中,左心室整体纵向应变(GLS)并未显著下降。而在发生了心肌炎的患者中,GLS从使用ICI之前的平均20.3%下降到出现心肌炎时的14.1%。(J Am Coll Cardiol. 2020; 75: 467-478. doi: 10.1016/j.jacc.2019.11.049)

该研究自多中心国际注册处纳入了101例2013~2019年的ICI心肌炎病例(30例有系列性的GLS数据),并与一项研究者所在机构内部92例ICI使用者的随机样本(无心肌炎,其中14例有系列性的GLS数据)进行了对比。

虽然未进行倾向匹配,但两组患者的年龄(65岁左右)、性别(男性> 60%)和癌症类型(最常见的是黑色素瘤和肺癌)均相似。在ICI治疗之前,病例组和对照组的GLS相似,分别为20.3%和20.6%(P=0.60)。病例组60%的心肌炎患者的射血分数仍正常。

GLS的下降与左心室射血分数(LVEF或EF)无关。对癌症患者而言,在ICI心肌炎和GLS下降之间找出这种联系很重要,因为胸痛、呼吸急促的症状可与心肌炎的症状相重叠,继而干扰心肌炎的诊断。

该相关性对大多数保留EF的患者而言也特别重要,因为积极的免疫抑制下仍保有心肌细胞损伤可逆的潜力。重大不良心脏事件(MACE:心源性休克,停搏,完全性心脏传导阻滞和心源性死亡的复合危险)风险较高者的GLS较低。LVEF降低的患者(GLS每降低1%,HR=1.5,95%CI 1.2~1.8)和LVEF保持不变者(HR=4.4,95%CI 2.4~7.8)都存在上述相关性。

研究人员认为,GLS可能有助于识别出MACE风险较低的癌症患者,这些患者可能不需要对ICI心肌炎进行大剂量免疫抑制,因为在既往研究中,如此强烈的治疗可导致较差的癌症结局。

评论者指出,ICI相关的心肌炎在开始治疗后即可发生,并具有恶性病程。尽管有这种认识,但仍缺乏针对ICI心肌炎的标准化定义、诊断和风险分层技术。

该研究的主要局限性在于,没有对心肌炎患者常规进行连续的超声心动图检查,因此无法确定是否在心肌炎发展之前就发生了GLS下降。而鉴于ICI心肌炎病例中有97%的肌钙蛋白水平升高,因此尚不清楚GLS评估是否对这类现成的生物标志物具有增量价值。 (编译 吴文博)


448bd88bf83dbfe2d60492be5eb5270f